•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menu>
    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acronym id="wc4og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tt id="wc4og"></tt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wc4og"></object>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
  • 分享到:

    军营里的“她”力量

    军营里的“她”力量

    2022年03月29日 10:49 来源:北京日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      2022年虎年春节前夕,女子无人机班班长陈瑜的老家,收到了部队联合当地党政机关携手送来的“二等功臣之家”牌匾,街坊四邻纷纷点赞。去年,女兵陈瑜操纵某新型无人机圆满完成跨海实侦飞行,率先在战区陆军完成首飞任务,荣立个人二等功。

      中华儿女多壮志,不爱红装爱武装。现如今,像陈瑜这般优秀的女军人越来越多地涌现在部队一线。伴随着军队规模结构的调整和武器装备的发展,军营中“她”力量不断扩充,从保障岗位前移至作战一线,操控着现代化的高技术兵器,发挥出特有的优势与力量。

      上九天揽月

      “不要迷恋姐,姐只是个开战斗机的”

      “不要迷恋姐,姐只是个开战斗机的”——中国首批女歼击机飞行员盛懿绯的一句玩笑话,不经意间成了当年的网络流行语。盛懿绯说得风轻云淡,而她亲历的那些“风起云涌”是绝大多数人体味不到的。

      长期以来,飞行一直是男性的领地。女飞行员本就凤毛麟角,女歼击机飞行员,更可谓是“天之骄女”。中国空军自1951年招收首批女飞行员以来,50多年间先后培养了300余名女飞行员,但从事的都是运输机、直升机驾驶和空中领航工作,歼击机还从无女性尝试。

      2005年中国空军决定招收第八批女飞行学员,并从中选拔首批女战斗机飞行员。当时的背景是,美国、英国、德国、俄罗斯、韩国等早已有了女歼击机飞行员,美国甚至有数十名女歼击机飞行员,所驾机型包括F-16这样的重型空中格斗机。中国空军没有自己培养的女歼击机飞行员,与大国空军的地位不相称。

      当年,全国报名参加招收女飞行员的有20万人。但女歼击机飞行员的遴选极其严苛,仅身体检查就有116项,只有35人通过了严格的身体检查和考核。然而,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——“全程淘汰”就像紧箍咒一样如影随形,让她们的逐梦之旅举步维艰。盛懿绯说她“不想连飞机都没摸到,就被淘汰出局”。风再烈、天再冷,多少次在崩溃边缘,她都咬牙坚持。

      战斗机是要直面敌机展开搏杀的,战斗机飞行员必须通过抗过载训练。过载是指飞机机动时,飞行员所承受的重力加速度,用G表示,能持续承受7个G的过载才算达标,相当于7倍体重压在身上。当进行筋斗加翻转这样的三维机动时,重力的势能和速度的动能转化为飞机的机动能量,飞行员还将承受三个轴的过载,会出现黑视。黑视是人体在加速度的影响下,大脑和眼睛缺血,视觉昏暗甚至丧失,意识模糊甚至昏迷。女歼击机飞行员或女航天员必须过黑视这一关,前者因为要承受三个轴的过载而要求更高。

      全国人大代表、东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女飞行员张潇,曾为出现黑视而沮丧——黑视意味着不能毕业,也就是停飞。张潇说,她特别感谢她的教员。教员安慰她说:“你回去好好吃饭,好好休息,然后咱们在地面认真研究一下。”等到身体恢复了,张潇又一次驾机起飞,完整地做了一套特技动作,期间没有出现黑视,顺利通过考核。

      巨大考验铸就女超人。“航校毕业时淘汰了6个,初教机毕业的时候又淘汰了6个,等到了高教机毕业时只剩下16个人了。”张潇清晰记得,当时有一个战友离开的时候写了一封信:“我多想飞,做梦都想飞,梦中的蓝天是那么蓝,但是我再也飞不了了,你们一定要好好飞,你们一定要替我飞,你们在飞,就是我在飞。”每一次有姐妹被淘汰的时候,她们都会抱头痛哭。飞行就是这样,很公平,也很残酷。

      刚毕业,她们就赶上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阅兵式。根据安排,我国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将驾驶“教8”型飞机,组成中国空军女飞行员梯队飞越天安门,光荣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。女飞行员梯队只有15架战机飞过天安门,也就是要从16名女飞行员中挑选出一名作为备份。因各方面表现出色,张晓佳成为那一名备份。在阅兵的时候,看到所有的同伴飞过去,然后再返航,张晓佳略有委屈,但还是为我国首批女歼击机飞行员感到自豪。

      圆满完成阅兵任务后,张潇进入一线作战部队,与男飞行员们一起执行空中巡逻任务。有一次警巡,张潇刚起飞加入航线,飞机上的告警器就响了。飞机下方有防空雷达、防空导弹在对着他们,基本上从加入航线到脱离航线回来,整个过程中告警器就没停过。被问及当时害怕吗?张潇回答说,完全不怕是不可能的,但这是职责,越是这种情况,就越要守住这个位置,不能让其他飞机进来,“你一旦退缩了,那可能就会一退再退,但后面是你的国家,是你的人民,你退无可退。”

      十多年的战斗机飞行,数百架次参加实战化训练及战斗起飞、海空警巡等任务,让张潇羽翼渐丰,她多次成功处置空中特情,荣立三等功3次,2018年获评“全国巾帼建功标兵”。尽管担负繁重的飞行任务,但张潇觉得飞行带给她不一样的体验,除了守护好祖国的蓝天,也能看到别样的美丽风景,“有的时候你在云中穿梭的时候,如果飞机比较快,正好从云中飞过去,你会看到那种漩涡,在空中看到的彩虹之类和地面上看的都是不一样的。”

      然而,驾驶战斗机被称为刀尖上的舞蹈,不光要流汗,还会流血,甚至献出生命。2016年11月16日在八一飞行表演队的一次训练中,歼击机女飞行员余旭跳伞失败,壮烈牺牲。四川女孩余旭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成长为我国首位歼10女战斗机飞行员,凭着坚定的信念,一步步成为八一飞行表演队的中队长,把自己的无悔青春乃至生命献给了祖国的蓝天。

      蓝天之上,中国女歼击机飞行员继续驾驶战鹰逐梦蓝天,绽放属于她们的精彩。而中国人不懈追求的航天梦,也会有她们的用武之地。通常情况下,女航天员是从战斗机飞行员中选拔出来的,她们要先学好飞机驾驶技术,再学习航天飞行技术。女歼击机飞行员是载人航天的储备力量。上九天揽月,她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。

      下五洋捉鳖

      “每天提醒我时间变化的就是太阳和海水的颜色”

      巨舰犁海飞鲨翱翔,剑指深蓝梦向远洋。中国海军辽宁舰入列以来的每一次出航,都吸引了世界的目光。在一次远洋实兵对抗演练中,曾有一张女舵手的照片被公布于世,她可谓是航母的“女司机”。这位下士女兵,是一位名叫加德热拉·哈布力的哈萨克族姑娘,来自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,2015年9月成为光荣的人民海军一员。

      开航母的难度和技术要求远远高于民用生活中的任何一款交通工具。毕竟驱动一艘排水量超过6万吨的海上巨无霸的过程中要牵扯多个配套系统、几十个部门和上千人。掌舵者除了要掌握舵盘输入的舵转度数,还要通过电脑对其进行数据解算,然后再对传动系统下达命令,看似简单的流程实则要学习很多知识。这位哈萨克族姑娘,凭着坚韧的毅力和拼劲,驾驶这艘巨舰乘风破浪驰骋大洋,还曾参与两次海上阅兵。

      据辽宁舰首任舰长张峥介绍,辽宁舰上的所有作战岗位,都向女舰员开放。这里活跃着近百名朝气蓬勃的女舰员,她们来自9个民族,岗位涵盖全舰8个部门、35个专业,堪称中国航母的“半边天”。

      “救生部署,左舷有人落水!”这天上午,大洋深处,辽宁舰例行训练正在紧张进行。下达指令的是某部门副中队长宋美燕。战斗舰艇指挥岗位,历来是女舰员的禁区。宋美燕偏要挑战这个禁区:“男舰员做到的事,女舰员照样能做好!”值更官考核涉及理论、实作内容,航行、救生、损管等部署纷繁复杂,航行、抛锚、防台等知识及处置时机奥妙无穷。宋美燕两次赴院校深造,经过刻苦钻研和大胆实践,最终以优异成绩通过值更官考核,完成由管理教育型军官向作战指挥军官的人生跨越,成为人民海军第一位女值更官。

      航空部门弹药统计员、女中士郭瑾瑜的战位是在10多米深的弹药底舱,上下很不方便,但她毫不含糊,爬直梯比男兵都快,工作比男舰员还细心认真,她提出的“弹药储存分系统优化”等多项技术改进意见,均被科研院所和工业部门采纳,成为航母上第一个穿“红马甲”的女弹药兵。机电部门损管兵、女中士袁华和男兵一样,上夜班、下机舱,在高温、高湿、高噪音、没有灯光的深舱里摸管路、排故障,练就了一身硬功:隔着厚厚的钢板,就知道下面是什么管道,在哪儿拐了个弯,向哪个方向延伸。

      每次放飞歼-15舰载机前,航空部门的调度班最为紧张,因为航母飞行甲板被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场所之一,飞机发动的持续轰鸣、喷气尾流的巨大冲击力,特别是阻拦着舰带来的强烈震动,都会给甲板保障带来极大的挑战 。但哈萨克族女兵热米拉·达布力说:“就是因为它难,才想要挑战。”她原是辽宁舰上的一名话务员,通过一专多能训练成为了飞机调度班组里唯一的女舰员。胆大心细的热米拉·达布力,如今和其他的男兵一样,可以扛起数十公斤的系留索在甲板上奔跑。“是我保障的歼-15,它又成功起飞了……”这是热米拉·达布力的心里话,也代表了辽宁舰上每一位追梦人的真情实感。

      惊涛骇浪我不怕,铿锵女兵我最行。导航雷达兵古丽帕丽为了工作无差错,整天把自己关在狭小的作业室里苦练技能,“每天提醒我时间变化的就是太阳和海水的颜色”。体重不到50公斤的范时钰,最开始是一个被甲板风吹着跑的小姑娘,“我必须要在甲板上站稳”,她休息日加班加点苦练体能反复钻研站立技巧,终于成长为能够迎着舰载直升机着舰精准引导的引导员。“我叫元梦,现在我终于圆梦了!”这是女兵元梦从心底发出的声音。最初,元梦拎起系留锁都困难。现在她已经掌握4型锁具使用方法,成为保障一线的“小能手”。

      汗水夹带泪水,浇灌出了最美最倔强的“航母小花”。作为人民海军第一个成建制上舰的女兵集体,她们巾帼不让须眉,勇敢战斗在我国航母建设事业的第一线,参与了航母历次试验试航和舰载战斗机着舰起飞等重大任务,先后成长起来了海军第一代女操舵兵、女机电兵、女雷达兵、女损管兵等特殊战位女舰员,实现了由岸基向深蓝、由短期驻舰向长期驻舰、由保障岗位向战斗岗位的漂亮转身。

      驾战车驰沙场

      “汗水就是洗面奶,风沙就是防晒霜”

      对女兵来说,坦克手大概是最不“友好”的岗位——整天跟铁疙瘩磕磕碰碰、常年在外吃沙嚼土。中央电视台《军事报道》曾播放一期节目《女坦克手:硝烟风沙涂抹青春面庞》,介绍了陆军某合成旅10名女坦克手的奋斗风采,不禁让人对这些巾帼英雄们肃然起敬。

      解放军此轮军改,中国陆军成立首个女子坦克排。女坦克手们把99A数字化坦克当成自己的战位,当成施展才华的广阔空间,在艰难中主动打磨,出色完成任务,赢得了战友们的点赞。

      “开着坦克时的我最美!”播音主持专业毕业的刘姝杉为自己成为一名坦克驾驶员而自豪。曾经,男兵调侃她们:“你们学开坦克就是玩玩。”刘姝杉她们并不泄气,反而把自己当成男兵看待,坚持和男兵一样的训练时间,一样的训练强度,攻坚克难,超越自我。有一次连队组织“翻轮胎”比赛,还没上场,男兵们开始窃窃私语:“她们女兵翻得动吗?”“应该不行吧。”这时,刘姝杉站了出来,“我们女兵不比你们差,我先来。”100多斤的轮胎,对刘姝杉来说,确实很有难度,几个下来,就感到十分吃力。可是想想身后的姐妹们,她咬牙坚持。

      对于女坦克手们的坚强,合成营营长许成彪看在眼里,“以前我对女兵的印象一直是比较柔弱,但是刘姝杉改变了我的看法。尤其是她对工作岗位的热爱,以及训练中思维的缜密和强大的执行力,让我打心眼儿里为女兵点赞。”

      女兵干佳祺的岗位是炮长。炮长这一专业对战士的要求更高,不仅军事素质和心理素质要过关,指挥能力和专业要求更要过硬。作为炮长,口令下达必须专业。“这任务太重,她一个新兵能扛得住吗?”面对质疑,战友们为干佳祺担心。可她小嘴一噘,“怕啥?咱列兵也能当炮长!”她暗下决心:组织交给我任务是信任我,我不仅要完成好,还要完成得出色。她从最简单的专业练起,练习口令下达,为让声音更具爆发力和穿透力,她每天早上天还没亮便到训练场练习发音,休息时间给镜子里的自己下口令,中午对着空无一人的晾衣场练。来到朱日和野训场,干佳祺顺利转入炮长专业,前期实弹射击取得的优异成绩激励她朝着更优秀的自己冲刺。

      车长孙茜把“爱装就是爱生命”发挥到淋漓尽致。谁乱动她的装备,不管是谁,她准会撸起袖子和他掰扯一番。装备若是出现人为故障,定会火冒三丈。有一回,兄弟单位的战友进入战车学习,进行训练体验。孙茜在战车上当讲解员,千叮咛万嘱咐,某项数据不能改,这个按钮不能调,但是参观的战友没有听进去,在坦克里很认真地将内部结构完整地“体验”了一遍。孙茜看到,立马生气了,将他们赶下了车。孙茜自己也还处于学习阶段,那么多数据要全部调整过来几乎不可能。但她不服输,硬是对着专业书,一项一项把数据和按钮全部恢复原样。

      战地黄花,风沙年华。身边战友向孙茜推荐一套又一套的美白护肤法,她不仅置之不理,还振振有词:“汗水就是洗面奶,风沙就是防晒霜!”心之所向,无可阻挡。近期,一场临机战备拉动演练在即,号角催征,铁骑奔腾。在夕阳的衬托下,坦克女兵前进的身姿映入随风摇曳的红柳中,最为夺目闪亮!

      驭神剑猎天狼

      “导弹女兵最美的样子是训练的样子、拼搏的样子、获得荣誉时的样子”

      履行特殊使命任务的火箭军,往往给人“神秘”之感,而“女子导弹发射连”,则更增添了几分神秘。

      2011年底,火箭军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成立全军第一支“女子导弹发射连”。导弹部队作为高技术军兵种,学好专业理论,熟练操作流程是发射成功的基础。这些女兵为了尽快完成向导弹操作号手的转变,打破常规,对着装备学理论,对照理论练操作。很快,女兵身上特有的细腻和灵气成了巨大优势,每一步操作、每一条口令,她们都力争做到分毫不差;每一个按键、每一个现象她们都牢记在心。操作训练中,她们针对上肢力量差的薄弱点,在每次完成训练任务后还要加练杠铃等器械,慢慢地,纤细的手臂练出了肌肉,身体一天比一天壮实。

      2012年8月,“女子导弹发射连”奔赴高原执行实弹发射任务。艰辛征战40多天,不巧赶上连长生重病。风风火火、英勇干练的指导员陈勤指挥“女子导弹发射连”成功发射3枚导弹,全部命中靶心。连队导弹阵地被基地司令员称赞为“模范阵地”,前来参观见学的指挥长络绎不绝。

      一年初秋,8月午后的烈日依旧灼人。在接近40摄氏度高温炙烤的导弹发射实操训练大棚里,忽然下起一场“倾盆大雨”。这是火箭军“常规导弹第一旅”的战士们模拟训练在降雨环境中执行发射任务。在“大雨”中,导弹发射车轰鸣作响,战士们严阵以待。“号手就位!”随着指挥长一声令下,女兵们迅速奔赴各个号位,展开设备、接通电源、瞄准、读数据、进入发射程序……号手们动作娴熟,配合默契,眼神庄严而坚定。“5、4、3、2、1,点火!”号手龙晓慧稳稳按下点火按钮。显示屏上,导弹如利剑般直刺苍穹,准确摧毁目标。“任务完成了!很激动!”尽管身披雨衣,但雨水夹杂着汗水,已使龙晓慧和她的战友们浑身湿透。

      这仅仅是导弹女兵们无数次训练任务中最为普通的一次。在微光下要求精细操作的夜间行动、身着厚重防毒面具和防化服的全防卫状态发射,沙漠里、戈壁中,都留下了导弹女兵的靓丽身影。多年来,该连已多次完成全军、火箭军重大训练和演习任务,将3种型号的10余枚导弹成功送上蓝天。在训练场外,这些平均年龄只有24岁的导弹女兵,也和同龄的普通女孩一样,爱说、爱笑、爱唱歌,开朗乐观、古灵精怪都写在青春的脸上。但只要上了训练场,导弹女兵便展现出意想不到的坚强。

      在南国密林,活跃着另一支女子导弹连——陆军首支女子地空导弹搜索发射连。2013年,陆军某集团军按照将女兵编配从保障岗位向作战岗位拓展的要求,从集团军范围内抽调女兵,在某防空旅组建一支女子导弹连。

      与外人的想象不同,防空导弹兵虽然是技术兵种,但对体能的要求非常严苛。导弹重达127公斤、方位俯仰瞄准机重63公斤、大电缆盘架重82公斤……对于这群年轻女兵来说,一开始都很难吃得消。为了提高臂力,女兵们制定了增肥计划,每天早上多吃两个馒头,晚上9时多加餐。3个月后,不少原本苗条的队员结实了很多,其中一名女兵的体重从103斤“飙升”至133斤。柔美的少女变成了粗胳膊粗腿的“女壮士”,她们说:“现在操作起装备轻松自如了。”

      女兵们每天上百次从战车爬上跳下,常常磕得头破血流、身上青一块紫一块。一天早上排里协同训练,3号手肖烨登上3米多高的发射车顶时,因鞋沾露水打滑,右小腿重重磕到电缆盘挂钩上,顿时感到一阵钻心疼痛。但她全然不顾,继续跟着排长脱战车护衣、对转塔解锁。等训练结束从车顶艰难爬下时,排长才发现,肖烨的裤腿右侧已被鲜血染红,小腿肌肉裂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。休息一周后,伤口还未完全愈合,肖烨又上了战车。

      爱美是女孩儿的天性,新兵夏伊琳下连的时候是带着护肤品进来的,班长发现了她的“小秘密”。看破不说破,班长只是带着她进连队荣誉室,让她把荣誉墙上官兵的照片挨个看一遍。问她看出了什么,她不明所以。班长解释道,导弹女兵最美的样子是训练的样子、拼搏的样子、获得荣誉时的样子,而不是涂脂抹粉的样子。

      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女兵用一次次行动不断刷新着男兵对“女同志”的认知,也一次次刷新着连队的荣誉簿——

      连队组建两个月就高标准完成了原军区正规化现场会课目演示,组建不到7个月就独立参加实弹演习,在夜间复杂电磁环境下精准命中目标。2015年8月,连队首次奔赴高原演习,在全军首次运用“盲搜”进行实弹射击取得“三发三中”好成绩。2016年9月,连队列装某新型防空导弹仅8个月,发射导弹全部命中目标,保持了组建以来“弹无虚发”的纪录。2018年10月,女子导弹连再赴山丹参加“蓝盾”演习,首次与空军地导旅组建地面联合防空群,进行交链指挥、模块编组、耦合集成,探索了联合体系构建、兵力编组、作战协同方法路子,通过“背对背对抗、面对面交流”,实战能力得到了极大提升。

      新的纪录和奇迹还在不断书写,一股坚持不懈的韧劲、不服输的拼劲,支撑着女子导弹连的女兵们向着强军目标越走越近。而从南到北的座座军营,崇军尚武、刻苦顽强的巾帼英豪,在强军号角中不断奏响新的华丽乐章。

      赵勋

    【编辑:田博群】
    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    | 留言反馈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    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恒宝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