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menu>
    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acronym id="wc4og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tt id="wc4og"></tt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wc4og"></object>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
  • 分享到:

    童瑶身上的标签或许是时候撕下来了

    童瑶身上的标签或许是时候撕下来了

    2022年03月29日 09:21 来源:文汇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      陈熙涵

      没想到,演员童瑶的黄金时代是35岁前后。

      继凭借顾佳一角登顶白玉兰“视后”后,她的资源好到烫手,《心居》还没播完,另一部由她担任女一号的剧集《微暗之火》已排上日程……

      童瑶的好评度落后?答案远没看起来那么简单

      最近一段时间,电视剧《心居》正在热播,导演是拍家庭生活剧的高手滕华涛;话题热度更是一轮高过一轮,个个直戳当代人痛处;作为该剧最大的加分项,实力派演员阵容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。童瑶合作的是海清、张颂文、冯绍峰,个顶个的实力派,可以说如今的童瑶,是扬眉吐气了。

      剧集播到这会儿,海清和童瑶饰演的姑嫂,矛盾已纲举目张。目前,海清演技的观众好评度领先于童瑶,网上陆续冒出了“童瑶接不住海清的戏”“海清演技吊打童瑶”之类的风评。是不是童瑶演得不好呢?其实,答案远没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      该剧锁定的是一户上海大家庭里的一对姑嫂,两人从谁也看不上谁到相互理解,共同撑起这个家。剧情架构如此,两位青衣间的比较也就在所难免。细看之下,这两位女演员,海清演得像火,童瑶的演法则像冰。冰面之上,童瑶扮演的“大姑子”顾清俞是那种面对冯晓琴依旧会笑嘻嘻的狠角色,每次见面一口一声“晓琴来坐”,但冰面下是完全两样的一副面孔。顾家三人“开小会”引发顾磊意外摔死,但细想之下,顾清俞的分析其实并没有错——“买房可以,但一定要在房本上加你(顾磊)的名字”。一些观众认为顾清俞太厉害,但实际上,她的脑子是“撒撒清”。冯晓琴固然寄人篱下,但却从不忍气吞声。当着一家长辈的面,她就敢吐槽丈夫蠢得“脑袋长没长在脖子上我就不知道了”。如果真让她买了房、搬出去单过,顾磊不被欺负是不可能的。随之而来的,老冯家一家子全都悉数“寄居”到顾磊身上也是板上钉钉的事。

      冯晓琴在顾清俞生日宴上逼老公背小作文搞“情感绑架”的路数,当姐姐的看得一清二楚,心中自然有她的打算。我们可以看到,童瑶几场饭桌戏完成度是高的,这种完成度体现在对人物分寸感的拿捏上。顾磊第一次依计行事,顾清俞先是瞄了一眼冯晓琴,看她低着头吃饭,扭过头就对弟弟说:“对不起啊,这次大概帮不了你,因为我也要买房。”几场饭桌大战,童瑶和海清的对手戏可以说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所谓的“一句来一句去”各有各的精彩,无论台词中的重音、转折、气口,还是动作、眼神,把“我就说给你听”和“我就不被你带节奏”的潜台词演得层次分明,大家庭里表面上客客气气,实则暗潮涌动的感觉全都有了。

      到了顾磊去世后的几场姑嫂间的对手戏,海清是火力全开的攻方,而童瑶从始至终收着演,是一种以退为进的诠释法。有一段出了圈的片段还上了热搜,说的是所有人都把顾磊的死怪在冯晓琴头上,面对全家人的质疑,冯晓琴终于忍不住爆发了。她瞪着眼睛指责顾清俞,因为她指指点点自己和顾磊的夫妻关系,才间接地害死了亲弟弟。海清通过三遍逐级递进的“我能走吗”,传达出人物的崩溃情绪,展现了一个妻子在这个家里压抑已久的悲愤。而此处童瑶的处理,面部看似没海清这么大的情绪起伏,她先是争辩几句,然后愣住了,眼眶开始变红,眼神中飞快闪过吃惊、无语、愤怒、被震慑和理性重回到身上的过程。镜头在两人的脸上不断切换,最后收在姑嫂间久久的无声对峙,很精彩。

      两人不同的表现,是由她们在家庭中分属不同阶层决定的。在“沪漂”的前提下,我们能看见,冯晓琴的“卑微”里,有敢做敢说的“没分寸”;而作为一个长于世纪之交的“80后”独立女性,顾清俞则是土生土长上海人,学历高、工资高、样貌出众,性格冷静,这就决定了她不可能用同等的方式去吵去争。骨子里透出的优越感,更不允许她在冯晓琴面前失态。面对冯晓琴一浪高过一浪的指责,她就好像被一巴掌莫名呼到了脸上,意外和回不过神来。她原本认定了弟媳对邻居的不依不饶,是想通过顾磊的死为自己争取些什么,却不曾想自己先被对方“咬”了一口。顾清俞从“我有什么错”的理直气壮,到通过冯晓琴拼命忍住的眼泪,洞悉到弟媳真实的内心,有那么一个片刻她犹豫了,进而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对人太刻薄,童瑶将这种复杂的情感基本准确地传达了出来,是非常符合人物逻辑的。

      顾磊的死所激发的矛盾爆发点,一下把这对姑嫂表面的平静给掀开了。人性最脆弱不堪的时刻,成了除去伪装,建构真实的时刻。在这对姑嫂间,一种新的关系开始滋长了。我相信,这是她们之后开始彼此理解的那个开端。

      如果要说缺点,那便是顾清俞与《三十而已》里的顾佳太接近,容易让人有种演什么都是顾佳的感觉。但就此说童瑶差劲却是有失偏颇的。事实上,演员陶虹曾经说过,观众需要认清,不是会哭、会爆发才是好的表演。作为公认的“国民媳妇”,海清在《心居》中的演技固然可圈可点,但童瑶的看似“平淡”却使《心居》的姑嫂大战显得更有张力,更有看头。收的戏不易出彩,但其实更需要智慧。

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《心居》虽说是一部严肃的现实主义作品,但剧情中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一些比较狗血的设计。而这些设计又基本是围绕顾清俞的婚恋展开的。比如,顾清俞为了买房资格,找人假结婚,结果找来的对象就是自己苦苦等待多年的初恋施源(冯绍峰饰)。从剧情设置来说,这样的偶遇实在过于蹊跷,好在冯绍峰的表演,带来了意外的惊喜。他一出场就把人设立住了,白色的衬衫,干净的仪容,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曾经很讲究的男人,而他疲惫的眼神和沧桑的状态,又透着被岁月摧残的痕迹。三秒钟不到,施源就认清了自己和顾清俞间的差距,童瑶泛着光泽的面孔和冯绍峰黑色的眼袋形成了有趣的对照,自惭形秽的同时,冯绍峰的手一直紧攥着,从神情到动作都透着人物的窘迫和紧张。这段旧情人重逢的表演,没过多的言语,却准确传递出辛酸的味道,让一个本来狗血的段落变得有了些说服力,不能不说是表演为剧情的合理性助了力。

      近几年,更多人正在记住“童瑶”这个名字

      如果说一个女演员的脸有什么标准,除了美,辨识度一定是不可缺少的部分。童瑶生就了一张精致的面孔,杏眼、小嘴、眉目清浅,从小练舞让她的四肢细长。但学表演的第一天,就有人告诉她,“你和章子怡撞脸”。在校期间,中戏老师管童瑶叫“小一号巩俐,大一号章子怡”。出道后,每当上节目、被采访,也都绕不开这个话题。什么时候能撕下标签,曾经困扰过她很久。

      前些年,顶着“小章子怡”的称号一路走来,童瑶选择不辩解,多数时间都窝在剧组拍戏,一部接一部地拍。有意思的是,随着《如懿传》《大江大河》《三十而已》《叛逆者》等剧热播,近几年,拿她和章子怡做比较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      更多人正在记住“童瑶”这个名字。

      说起她的星路,那可真是一位有故事的女同学。当年,作为“张默中戏打人事件”的受害者,童瑶却面临了星途夭折,之后一直未能翻红的局面。直到33岁那年,在《如懿传》中饰演高晞月,才终于有人发现这神奇的女演员:她诠释的高贵妃外表飞扬跋扈、嚣张狠毒,但却怎么都让人恨不起来,反倒以“奶凶奶凶”的泼辣作风圈粉无数;紧接着,童瑶又在《大江大河》中出演宋运萍,逆风翻盘。她用亲身经历演绎了:一个在经历了生活的种种混蛋后,依然倔强地迎接它并热爱它的女演员的逆袭。

      《大江大河》中,宋运萍一出场便成了美的化身。弹幕一片惊呼,“太漂亮了!”宋运萍下线的当晚,网上则是一片扼腕叹息。这个果敢独立、体贴善良,极具自我奉献精神的美好形象,太完美了,以至于让人觉得不那么真实。而童瑶为人物赋予了“外柔内刚”与“自我奉献”的落脚点,让这几近完美的女性形象长出了血与肉。不得不说,“宋运萍”这个角色的成功,是童瑶迈向一个真正的演员之路的关键一步。

      在知道自己与弟弟两人间只有一个能上大学的机会时,宋运萍心内的五味杂陈,被童瑶妥帖地传达出来:只见她垂下眼皮,眼珠左右转动,快速思考着该怎么办。她又紧张又难过,但她必须马上做出决定……在经历了一番艰难的内心斗争后。童瑶抬起眼皮看着眼前的领导,抿了抿嘴唇,又吞了吞口水,说出了那句“我愿意放弃”。她的嘴唇是干涩的,把人物艰难的内心动作表现得恰到好处。她的流泪是静悄悄的,但却有非常强的感染力。这几十秒的表演,是人物内心纠结的外化。2020年,凭借着《大江大河》的宋运萍,童瑶击败蒋雯丽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、孙俪《安家》、陶虹《小欢喜》等拿下了金鹰奖视后。紧接着,她又凭热播剧《三十而已》,拿下27届白玉兰最佳女演员奖。

      去年,在与朱一龙、王志文等人合作的谍战剧《叛逆者》中,童瑶再次以精准的演技,塑造了一个鲜活而立体的爱国进步女青年:朱怡贞。有一场朱怡贞被捕与林楠笙在审讯室相见的重头戏,可以看出童瑶的实力。她提供给角色的,是两种同时并存的复杂心态:对革命信念的坚毅和对情感的怀疑和失望。一方面,朱怡贞宁可自己被杀,也绝对不供出上线,不出卖同志;而另一面则是,自己最信任的男人,曾与之一起谈理想谈信仰的林楠笙,竟然欺骗了自己。这种复杂的情感表达,童瑶完成得相当出色。尤其是被拉去刑场的那场戏,特务处试图拿枪毙人去震慑朱怡贞,让她精神崩溃。这时童瑶需要呈现的,不仅仅是坚定,更需要呈现面对死亡的恐惧。在此处,童瑶提供了一种内在的戏剧张力表达,观众可以看到角色身上向内的巨大的恐惧感,但同时也能看到,她视死如归的选择。这些内容,是剧本无法提供的,需要演员自己去设计,去表现。童瑶实现了演员和角色的共振,也因此打动了观众。

      属于她的光亮,就蛰伏在与自身的博弈里

      说到在《叛逆者》中饰演顾慎言的王志文,不得不提及他与童瑶间一段奇妙的缘份。2001年7月,王志文、蒋雯丽主演的电视剧《黑冰》在内地热播。因为制作精良,再加上演技出色,电视剧成了当年的爆款。很多人通过那部剧,被王志文的演技所打动。当时,在昆明文艺学校学舞蹈专业的童瑶,便也是其中一个。

      当时的童瑶,正处于人生的焦虑之中。16岁的她面临着未来要走哪条路的选择。迷茫的时候,一个老师跟她说,“跳舞是吃青春饭,干不了太多年。你去考表演吧,演员能干一辈子。”童瑶还真听进去了。她坐车去了北京,同时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。由于北影考试在前,三试之后,电影学院的老师直接对她说了录取她的愿望,并建议她不用考中戏了。结果,因为“迷恋”王志文,听说王志文是中戏的老师,就算北影已经要她了,童瑶楞是要去中戏试一试。这一试,她直接拿了专业第一名,文化课成绩公布后,中戏和北影都向她伸出了“橄榄枝”。

      童瑶没有犹豫地选了中戏,成为了中戏02级表演班的一员。跟她同班的有唐嫣、孙坚、白百何、文章、杨烁等。只是,等她进了中戏,才发现王志文确实是在中戏教书,但是在研究所,根本就不带本科生。

      2002年,才大一的童瑶被挑中出演《林海雪原》中的卫生员白茹,遗憾的是,这件事后来成了她人生一段至暗时期的导火索。之后的两次暴风雨般的争议,伴随着身体上的暴击与精神上的打击而来,童瑶的演艺事业不得不因此面临几乎停滞的局面。遗憾的是,各种“争议”并没因此止息。在某次访谈中,她的同窗杨烁透露,因为“打人”事件,班里的同学似乎都自动与是非保持距离,竟没人愿意与童瑶搭戏,这就是作为受害者的童瑶当时所面临的真实处境。大四临毕业前,童瑶接到了《龙虎人生》剧组的邀请,出演热情活泼的护士方淑晴。和她搭戏的,正是小时候的偶像王志文。这次机会对提振她的信心起到了一些正向的作用。虽然不是主角,但童瑶却从王志文身上偷师学到了不少东西。杀青时,就连偶像都夸她悟性好。

      大学四年就这么过去了。毕业那天,送走同学,童瑶回到宿舍。那个晚上,学校停电,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,童瑶百感交集,她想起了顾城的诗: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去寻找光明。但属于她的光亮在哪儿呢?

      受打人事件影响,往后10年,童瑶虽然没有生活在黑暗里,却只能给人做陪衬的份儿。后来,虽然学校对打人者作出了勒令退学的处分。但人们很少再在银幕和荧屏上见到这位颜值十分“能打”的女演员。从2006年毕业到2016年的十年时间里,同班的唐嫣和白百何早已混得风生水起;仙侠剧捧红了赵丽颖、杨幂、刘诗诗等诸多85后花旦,而童瑶,却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在各个剧组中乱撞。

      没有被聚光灯照到的那些年,童瑶觉得自己有收获,可以远离流量的纷扰,与那些慢工出细活的剧组、老戏骨演员们合作,磨练自己的演技。2016年,《欢乐颂》播得如火如荼。童瑶并不知道,自己的机遇会和《欢乐颂》扯上关系。当年,制片人侯鸿亮为买到《大江大河》的版权,和作者阿耐谈判时顺带买下了《欢乐颂》。《欢乐颂》播出时,侯鸿亮找到了童瑶,把《大江大河》的剧本递给了她。

      《大江大 河》第一 场戏,童瑶就哭了。这场戏说的是高考出成绩那天,宋运萍走过青山绿水,穿越密林到弟弟小辉养猪的地方,告诉他姐弟俩都考过了录取分数线的消息。那场戏的场地远,离市区需要三个小时车程,往返前三次都因为天下雨,没拍成。第四次上山,晴空万里,童瑶沿着一路的青山绿水,眼眶里全是热泪。那种环境下,宋运萍姐弟坚持理想的样子,无比动人。这个阳光万里、充满希望的画面,和后续剧情里宋运萍为了让弟弟上大学,甘愿牺牲自己的梦想形成了对比。这种反转和落差让观众与之共情,为宋运萍的美好设想和后来的牺牲而感到无比心酸。

      《大江大河》让童瑶拿到金鹰奖、白玉兰女配奖,在获奖感言里,她都特别感谢了杨烁。当年,这个不嫌弃她、愿与她搭戏的男生,摇身一变成了深爱宋运萍的丈夫雷东宝。凭借与杨烁的默契合作,童瑶终于逆袭。

      从《大江大河》时起,童瑶就已经慢慢有了“中年走红”的苗头。《三十而已》里的顾佳受又为她添了一把火。当时,这个人物受欢迎的程度,一度在互联网掀起“顾学”热潮。其实,在《三十而已》中,童瑶充其量只是一个女二号。但作为演员,童瑶愣是把二番的顾佳演出了超一番的角色质量,所以她也是凭借演技帮番位“脱水”的第一人,她挤下剧中的一番女主江疏影,成为《三十而已》唯一被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女演员。这一举动也让角色口碑排在了所谓的番位之前,成为评奖的最重要标准。

      童瑶曾说过,自己最欣赏“顾佳”的地方,是她遭遇婚姻背叛、事业破产后,还有翻盘再来的勇气。这或许是她和顾佳最相似的地方。打人事件过去的28年,童瑶从来没有放弃的,是让自己变得更好、更强大。与自身这场博弈里,童瑶赢得的,比她得到的奖杯份量更重。

    【编辑:上官云】
    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    | 留言反馈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    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恒宝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