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menu>
    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acronym id="wc4og"></acronym></input>
   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<input id="wc4og"><u id="wc4og"></u></input>
   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tt id="wc4og"></tt></input>
  • 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object id="wc4og"></object><input id="wc4og"></input>
  • <menu id="wc4og"></menu>
  • 分享到:

    王之理:京味剧讨喜靠的是情怀

    王之理:京味剧讨喜靠的是情怀

    2022年03月30日 13:31 来源:北京晚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

      人物对谈

      记者 邱伟

      嘉宾 王之理(编剧)

      由王之理担任编剧的《鼓楼外》正在北京卫视播出,收视高居前列。王之理曾创作《情满四合院》《正阳门下》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《傻春》等一批优质京味大剧,这位老北京人书写的北京故事,不刻意不穿凿,有着生活的本质,尝尽生活的味道,让人窥见真实的北京风物、人间真情。作为京味题材创作的代表人物,王之理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老百姓喜欢求真向善、贴近生活的内容,京味剧看的就是情怀,自己作品中那些看似小人物的角色,其实都有很大的情怀。

      谈作品:一部戏讲清一个道理

      记者:正在热播的《鼓楼外》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?

      王之理:这是一个中轴线上钟鼓楼下木工匠人的故事。剧中,大师兄于钟声与二师兄尹东义因过往的恩怨不和对峙,从开家具厂到摊煎饼、卖鸡蛋、养鸵鸟,两人一直针锋相对。在经历过岁月的洗礼和冷静的思考后,他们对生活及人生有了新的认识,终于放下仇恨,选择原谅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      记者:故事的主题是人与人之间应真诚相待,化解矛盾?

      王之理:《鼓楼外》原剧本里有个细节,就是身陷囹圄的于钟声一直在看《基督山伯爵》。于钟声的仇恨,不是一般的仇恨,他进了监狱,女友和尹东义结婚了。出狱后于钟声开始疯狂报仇,跟仇人尹东义死磕,但其实他是在磕自己,磕到两败俱伤,走入人生低谷。后面的剧情讲的是于钟声本身释怀的过程,他懂得了一个劲儿地报仇是误入歧途。报仇,你报来报去就是报自己。《鼓楼外》讲的就是有仇不要报,报来报去报自己。你把人家整倒了,其实你自己也倒了。这部剧的原型是我的一个朋友,他的故事挺触动我的。

      记者:您的多部作品里的人物故事都是来自于身边人、身边事?

      王之理:我的经历非常丰富,认识的人也多。和其他编剧不太一样,我写的都是我亲身经历的事,我所有的剧本都是原创的。不管是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里的公私合营,还是《情满四合院》里的大院规矩,都是我熟悉的故事。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里的徐慧真,原型就是我家边上小酒馆的老板娘。在我的作品里,总有一个想告诉观众的道理,每一部戏给你讲清一个道理,是我作品最大的特点。《傻春》讲的是对家庭的牺牲与付出。《正阳门下》中“收藏”即“人生”,要堂堂正正行正道。《情满四合院》是感情的复杂与坚贞。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写的是,原谅别人就等于包容自己,你去琢磨,这里有一个很浅但又很深的道理。

      谈京味:老百姓爱看正能量

      记者:您的作品有非常强的地域性,收视成绩亮眼,您觉得这些京味故事为什么会得到全国各地观众的认可?

      王之理:《情满四合院》播出那会儿,荧屏流行的全是“小鲜肉”,宫廷剧。结果谁都没想到,《情满四合院》一下就霸屏了,收视率全国第一。当时业内就开研讨会,研讨为什么《情满四合院》能战胜“小鲜肉”,能战胜宫廷剧。后来我的《那些年我们正年轻》《正阳门下小女人》接着播出,都很成功,大家意识到这不是偶然。

      记者:您认为这些作品热播说明了什么?

      王之理:这就证明观众是有情怀的,正能量的电视剧老百姓爱看,所以《情满四合院》是个转折点,整个风向就给变过来了。我就是写老百姓那点事,我喜欢写小人物,看似他情怀很小,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情怀。《情满四合院》里,经历十年浩劫,那个大院里每个人都在变,谁没变?何冰演的“傻柱”没变!为什么?就是他有自己思维意识的支撑点,那是骨头里的东西,显示出的就是你骨子里头正不正,这给观众一种感悟。

      记者:您写的都是北京人的故事,在您的观察中,北京人有着怎样的性情?

      王之理:老北京人局气,讲规矩,讲理儿。最主要的,是要看这个人正不正,真正的老北京人不会利益至上,你只要骗过别人一次,你就完了,这就是胡同里的规矩。到了现在这个时代,北京人的特点就是包容性。

      谈创作:每个角色都活在我眼前

      记者:《鼓楼外》中有很多耐人寻味的“金句”,比如“做家具先做人”“若争小可,便失大道”“报仇就是报自己”,这些台词是怎么创作出来的?

      王之理:这些都是我写着写着剧本就想出来了,你写到那个份上,自己就出来了。

      记者:据说您的写作习惯是每天在傍晚睡觉,凌晨一点再起来写剧本?

      王之理:我写作通常是凌晨一点钟起来,然后一直写到早上七点,这是我的主创时间。白天我不会动剧本,只会是在头脑里构思。要想写好剧本,就只能是夜深人静的时候。

      记者:现在大量电视剧剧本都是由编剧团队集体创作,流水线作业,您对此怎么看?

      王之理:我知道这种形式,很多都是格式化的写剧本,按分钟进行划分,三分钟有个小高潮,十分钟一定要有泪点,确定哪里需要小高潮,哪里需要大高潮,可这能写好剧本吗?我每次和电视剧制作方签合同时,会加一条要求:我的剧本不许经过剧本中心。我写的年代戏,他来跟我谈人生,跟我谈感悟。他从哪儿来的这个感悟?那不可能的事!

      记者:您觉得编剧创作故事和人物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

      王之理:编剧难就难在故事,难就难在故事的合理性和逻辑性以及你对这个故事的看法。塑造人物首先要实实在在,他们得像是生活在你旁边的人一样。我的这些剧本里,有几百个人物。可以说,每一个人物都活在我眼前,我不用闭眼,我每写一个人,他就跟站在我面前一样。只要是在我剧里的角色,我都让他们有个性,是活着的。

    【编辑:上官云】
    关于我们 | About us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供稿服务 | 法律声明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地图
     | 留言反馈
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  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    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    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恒宝国际